您现在的位置: > 塞维利亚新闻 >

免签的塞尔维亚到底值不值得去

  每年旅行在路上的人很多,能坚持写下来的人很少。已去48个国家,350+城市,自驾40余国,300篇旅行笔记。爱生活,爱旅行,用文字记录。公号 SkaeyMin

  塞尔维亚在历史进程上,一直都‘经历颇丰’。由于地处信奉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和信奉天主教的西罗马帝国两大势力之间,为适应这种地缘政治,在塞尔维亚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方式。

  公元7世纪前,塞尔维亚受罗马帝国的影响,人们信奉的是基督教,直到公元1054年,基督教会分裂成东西方教派,塞尔维亚归属东正教。到了中世纪,塞尔维亚由纳曼亚王朝奠定的。

  在拜占庭帝国的影响下,信奉东正教变得越来越普遍,直到现在,塞尔维亚的主要宗教一直都是东正教。

  东正教的教堂修道院,在塞尔维亚随处可见,全国上下遍布了数百所大大小小的教堂修道院。

  塞尔维亚的修道院在全世界都极其有名,有好几座都被列入了世界遗产,可以说全世界最美的教堂和修道院都在塞尔维亚了。

  路过尼什 Niš尼什 Niš,是塞尔维亚南部最大的城市。在塞尔维亚国内,尼什是仅次于首都贝尔格莱德、诺维萨德的第三大都市。在尼什,可以逛城堡,罗马时期古迹,奥斯曼帝国统治欧洲的等,而最让人感受最触动的,是骷髅塔教堂。

  18到19世纪,受土耳其残暴统治,塞尔维亚人举行了多次大规模的武装起义。1809年,起义军领袖率领万名起义军将士在尼什市郊与土耳其军队进行了起义。但由于兵力悬殊,起义失败,上千名起义军牺牲。土耳其军队首领下令把起义军阵亡首领的头颅砍下,然后送回土耳其邀功请赏。

  而其他牺牲的起义军,则被剥去头皮,把头骨的一部分被筑进一个由沙子和石灰建成的墙上,而且被摆放到了最高处。土耳其人用900多个人骨的骷髅塔向塞尔维亚人示威,吓唬那些“不听话”的异族人。血淋淋的骷髅塔没有吓倒英勇的塞尔维亚人民,反而激起了他们解放家园的更大决心,更加推动了塞尔维亚人的反抗,并最终推翻了土耳其人的统治。

  早先的骷髅塔是在野外露天建造的,没有任何遮挡和规模。一些阵亡塞尔维亚将士的家属偷偷地把自己亲人的头骨从塔上偷走,加上几十年的风雨侵蚀,塔上的骷髅越来越少。到1878年塞尔维亚获得彻底解放的时候,塔上总共还有58颗头骨,人们在塔上加盖了一座教堂式的建筑物予以保护,也是至今人们看到的骷髅塔。

  骷髅塔,更多的是象征着塞尔维亚民族的不屈,人们经常会在塔前摆放鲜花来祭奠和纪念这些曾经为自己国家民族战斗的人,他们是塞尔维亚人心目中真正的民族骄傲。

  贝尔格莱德 Belgrade那些东正教堂世界上一直在修建且一直没建好的教堂,除了巴塞罗那的圣家堂,可能就是贝尔格莱德 Belgrade的圣萨瓦教堂 Church of Saint Sava了吧。这个巴尔干半岛最大的东正教教堂,排名世界十大教堂之一,从1895年决定修建,在经历了二战,南联盟分解,科索沃战争,总统大选等一些列历史事件后,至今仍只是完工了教堂外观主体和地下室的修建,其他内部的装潢仍在进行中。

  光贝尔格莱德,就有太多的教堂,如果时间富裕,不如慢慢的去逛去欣赏那些壁画。我去的时候赶上当地的婚礼季,几乎每个教堂都在举办婚礼,还挺有感觉的。

  东正教的传统仪式感,在塞尔维亚得以保留站在任何一个塞尔维亚的教堂观察,你会发现前来祈祷的人都非常虔诚。他们祈祷的方式和基督教还是有所差别,礼拜的人们在耶稣受难的神像前划着十字,做祷告,亲吻神像,沾神水,也让游客们耳濡目染到浓郁的东正教文化气息。东正教是基督教正统派,发展至今依旧保留了很多原始的东西,比如正式礼拜时,神职人员都会说古语,这种仪式感很强,会更激发人的虔诚吧。

  在教堂参观的时候,遇到了前来友好聊天的当地人。他也向我‘吐槽’说他们自己都听不懂礼拜是神职人员说的古语,‘抱怨’他们不像基督教一样与时俱进。但我反觉得,正是因为这些传统的保留,才让塞尔维亚这个国家的宗教历史感这么的浓。

  生活在贝尔格莱德河边,就是贝尔格莱德人的海滨,一个城市有一条河,才更显得灵动。

  我在贝尔格莱德最喜欢的part,是卡莱梅格丹城堡 Kalemegdan Fortress下的河边路道。不论是伴着日出晨跑的人们,午后在路旁酒吧咖啡休憩的人,还是晚霞十分面对多瑙河坐在椅子上依偎的情侣,亦或是晚上骑着车观赏河岸两旁亮起的城市灯光,慢跑遛狗的人,河面上木筏餐厅里传来的笑声...

  日落入夜后的贝尔格莱德,似乎换了另一种风格。街上少了人流车流,大家聚集在繁华的商圈,街道路边的小店,屋顶的露台...没了白天炙热的阳光,晚风徐徐的舒爽,适合喝着酒发着呆。

  在贝尔格莱德,和青旅的主人聊天,他说相比起繁华的西欧,他们更愿意自己的生活慢下来,因为遭受过动荡,所以才更珍惜平静;也是因为经历过颠沛流离,他们更是热爱自己和平的国家,对未来充满着希望,所以年轻人愿意‘留下’,劳动力并没有像东欧其他国家(立陶宛)一样流失。

  不论是白天草地上躺着晒太阳的人,还是晚上几个好友聚在一起,街旁可爱的卖艺人,做点小买卖的书摊老板...这个城市有着不紧不慢的节奏,也充满着活力,安宁的活力。

  勿忘历史在贝尔格莱德,还能寻到几处1999年被北约轰炸的遗址。整片的楼就这么‘破碎’的矗立在街道旁,十几年了一直就这样没人动过,残垣破骸的和旁边其他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走近了去看还是挺触动的。这是贝尔格莱德的伤口,贝尔格莱德人用如此强悍的方式来记录历史,也更体现和平的珍贵。这些楼有的附近会有兵士巡逻,不让拍照。

  来到位于贝尔格莱德的西北角,这里是中国驻前南斯拉夫大使馆遗址。现在被围起来修建贝尔格莱德中国文化中心大厦。跑到市场买了束鲜花,放在了纪念址前,缅怀,勿忘历史。1999年5月8日,被北约轰炸,美国给出的理由是‘误炸’。还记得当时学校组织学生们在操场上喊口号抗压,大家举着横幅纷纷上街游行。这次‘误炸’后,中国开始大力加强军工建设,落后挨打,国强则不可欺。

  如果直接Google定位泽蒙 Zemun,导航会把你带到另一个小城,那里除了本地生活的居民,啥也没有。所以定位的时候,最好是定位泽蒙露天市场 Zemun Market。

  夏尔朵什塔 Gardos Tower同贝尔格莱德市区有着很大的风格差别,泽蒙小镇更保留了中欧的风格,没有新的现代建筑,没有高楼,俯视整个小镇就是河岸旁的一片红房顶。有坡度的用石头铺着并不宽的街道,旁边是一桩桩富有生活气息的小楼,几个精致的小教堂安插在小镇四处。虽然小镇有着络绎不绝的游客,但依旧很安静。

  镇中是个大教堂和广场,广场上有露天的市集,卖花的卖蔬果的,鱼肉蛋奶。教堂下有长木椅,老人们悠闲的坐在上面晒太阳。遇见一位老人,带着一大包鸽子食,就这么的引来鸽群,椅子背后的阴凉,趴着他的狗狗。举起相机的时候,老人对着镜头微笑。可能,眼前这幅景象,就是小镇最美的样子。

  河岸旁是一家家的餐厅咖啡厅,有着大大的遮阳棚。午后十分找个地方坐下,喝杯咖啡来点小食,享受着微风拂面的作为游客的惬意。日落时温度降下来,整个人都舒适了很多。小镇居民会带着孩子和宠物,在草坪上休闲,准备些新鲜的水果,这是属于当地人的惬意。

  走在泽蒙小镇,身旁褪色的欧式建筑,让我有一丝丝穿越到古巴SantaClara的感觉。可能都是三四层的小楼吧,经过风吹日晒的洗礼,已经斑驳了色彩,留下岁月感。而这,正是我独爱欧洲的原因。

  在泽蒙小镇,街道上画满了同一种‘符号’,我Google了半天也没有查处所以然。回到贝尔格莱德问了青旅的老板,他似乎也没有给我什么有效的解答,就说了句很多人喜欢喷些有的没的在墙上...如果你们谁懂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记得告诉我啊,我还是很好奇!